Search for anything.

Service Details

Home / Single Service
Have any Question?

首页:2020年东京奥运会场馆一览

2020年东京奥运会拉开帷幕之际,我们整理了一些具有重要建筑意义的奥运场馆,包括日本建筑师隈研吾、丹下健三和槙文彦的作品。

日本在东西文化的交融中形成自己独特的、称誉全球的设计文化,在建筑、工业、时装、平面等设计领域大师辈出。2019年3月5日,日本著名建筑师、城市规划师与建筑学者矶崎新成为2019年度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自此,日本追平美国,成为了普利兹克奖获得者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丹下健三(1987年)、槙文彦(1993年)、安藤忠雄(1995年)、妹岛和世与西泽立卫团队(2010年)、伊东丰雄(2013年)、坂茂(2014年)、矶崎新(2019年)。

2020年东京奥运会是日本建筑师设计力的一次整体呈现,新旧场馆并用,跨越半个多世纪的设计风格成为本届奥运会的建筑亮点。让我们一览它们的风采!

隈研吾设计的日本新国立竞技场是本届奥运会的主场馆,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开闭幕式以及田径项目比赛都将在这里举办。

本届奥运会的主场馆最初原定由英国建筑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设计。此前哈迪德的设计方案赢得了东京奥运场馆的国际竞标,但由于成本超过预算和日本建筑师的反对,东京奥运会最终弃用了她的设计,选择了如今的方案。

隈研吾设计的这座椭圆形场馆周围环绕着树木和植物,建筑视频博主Martin van der Linden 在Dezeen在线设计节(Virtual Design Festival)上表示,这座场馆“很简约,但显然缺乏标志性”。

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是本届奥运重新投入使用的几座1964年东京奥运会首页建筑之一,设计师为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丹下健三。

这座场馆最初是为举办奥运游泳和跳水项目比赛而修建的,目前主要用于冰上曲棍球和棒球比赛。

这座东京水上运动中心设有1.5万个座位,由丹下都市建筑设计的丹下宪孝操刀设计。丹下宪孝的父亲丹下健三也曾为1964年东京奥运会设计过游泳和跳水场馆。

这座运动中心采用了与场馆内看台形状相符的倒金字塔式设计。奥运结束后,场馆容量将减少至5,000个座位。

这座八角形的建筑也是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场馆,当时是为举办奥运柔道项目比赛而设计的。

现如今日本武道馆成为了举办武术比赛和音乐活动的场地。本届奥运将再次在日本武道馆举办柔道和空手道项目比赛。

有明体操中心外观形似一座漂浮的木船,采用木材和钢材结构,屋顶和墙面都铺设了木板,场馆内的座椅也是木质的。

奥运期间,这座场馆可容纳1.2万人。奥运结束临时看台拆除后,场馆容量将相应减少。

东京国际会议中心是为东京都政府建造的,本届奥运的举重和力量举项目比赛将在这里举行。

两面60米高的玻璃墙形成的交叉结构构成了这座会议中心的主大厅,拉斐尔·维诺利建筑师事务所称之为“日本有史以来最大胆的建筑结构之一”。

东京体育馆是本届奥运投入使用的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槙文彦设计的两座场馆之一,将用于举办本届奥运乒乓球项目比赛。

这座场馆位于隈研吾设计的场馆旁,最初是为举办1954年世界摔跤锦标赛(World Wrestling Championship)建造的,随后1964年东京奥运会在这里举行了体操项目比赛。经过槙文彦的大规模翻修重建后,这座场馆于1991年重新开放。

两国国技馆是东京一处相扑场馆,由鹿岛建设于1985年设计,取代了原有的场首页馆。

本届奥运拳击项目比赛将在这座圆形的场馆中举办。

有明竞技场位于东京湾有明体操中心旁,可容纳1.5万人,将用于举办本届奥运排球和轮椅篮球项目比赛。

这座建筑屋顶采用了凹凸结构设计,令人联想到波浪的形状。

幕张展览馆是本届奥运场馆中第二座由槙文彦设计的建筑。它是一座会议中心,位于东京郊区海岸附近。

整座建筑完全采用预制混凝土和钢结构框架建成,弯曲的弧形屋顶设计充满动态活力。

伊豆山地自行车赛道由美国晋思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建于30年前,当时是日本第一条长250米的室内自行车道。

这座带有银色穹顶的场馆位于东京以南约100千米处。

作为本届奥运的七座足球比赛场馆之一,宫城体育场是一座独特的混凝土建筑,设计师为针生承一和阿部仁史。

为本届奥运修建的武藏野森林综合体育广场位于东京西部,主场馆可以容纳超过1万人。

该场馆用于举办本届奥运羽毛球、五项全能和轮椅篮球项目比赛。